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藏北故事】那曲镇,我心中美丽的家园

发布时间:2021-05-19 08:59: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海拔4500多米的那曲镇统辖着西藏自治区那曲市40多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也是整个藏北高原的心脏。

  青藏铁路、青藏公路、格拉输油管线等西藏“生命线”横贯那曲镇。

  那曲市地处西藏北部的唐古拉山脉、念青唐古拉山和冈底斯山脉之间。原来那曲镇所在地的那曲县曾名为“黑河县”,因怒江上游的那曲河流经县境而得名。

  “那曲”藏语意为黑色的河流。为了不使我国的黑龙江省“黑河”市与西藏那曲的“黑河”县重名,1965年11月3日,经国务院批准,正式将黑河县改名为“那曲县”。2018年,那曲地区撤地设市,那曲县撤县后正式更名为色尼区。


这是藏北那曲镇旧貌(唐召明1987年摄)

  上世纪80年代,由于建筑材料短缺,只有一二条大街的那曲镇大多是铁皮顶房屋。这些白铁皮房屋顶薄,挡风性能差,夏天像蒸笼,冬天成冰窖。

  当下冰雹的时候,那曲镇的房顶叮叮当当,整个城镇像演奏一曲盛大的打击乐。当阳光灿烂的时候,站在草坡上望去,蓝天下的整座城镇又闪着白晃晃夺目的白光。

  那时,那曲镇“鹤立鸡群”的最好建筑是群艺馆、风能站大楼、人民医院和那曲饭店。镇上白天是没电的,晚上照明只能靠燃油发电机,而且发电时间只限每晚8点到12点四个小时,生活十分不便。


这是藏北那曲镇新貌(唐召明2014年4月8日摄)

  仅仅30多年,那曲镇结束了不通电的历史,“铁皮城”也早没有了铁皮顶房屋,就连当年最好的建筑也淹没在一片新型的建筑群中。

  如今,那曲镇宽阔整洁的街道上,具有浓郁藏族文化传统的建筑满眼皆是,舒适而富有民族特色的赛马场馆,中信那曲大酒店、中国电信大楼等成为新城的标志性建筑。

  近几年,我在那曲镇散步时看到,那曲镇最繁华的浙江路和辽宁路上开了许多店铺,店主在这里大声吆喝售卖酸奶、酥油茶及任何可买卖的东西。一座规模很大的“浙江商城”已开业多年,五花八门的商品应有尽有,让人眼花缭乱。

  提起那曲镇,我不得不提自己难以割舍的感情和经历。1987年3月,我沿青藏公路采访进藏,从青海格尔木市搭乘运粮大卡车到达的第一站就是那曲镇。我和汉族司机一起为粮库还扛卸过8吨重、用大麻袋装在卡车上的青稞粮。

  以前,生活异常艰苦的那曲镇,经常是我乘长途汽车回西宁看望父母和弟弟妹妹的必经之地,也是我以后的采访基地,精神的“伊甸园”。这里的西亚尔公司招待所和那曲饭店是我常常住宿的地方。

  在西藏工作近五年时间,因为常常到那曲镇采访,所以我对于那曲镇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了拉萨市。这是因为我一直被这里一大群优秀的人感动和激励着。他们当中有西亚尔公司经理桑穷、西藏自治区总工会那曲地区办事处主任格来、那曲科委主任孙光明等人。

  30多年来,那曲镇给我留下了无数感动,许多感动至今都难以忘怀。

  前些年,我所结识的那曲物流中心副局长明峥,她的父亲明光世在上世纪60年代与战友一起集体转业来到班戈县硼砂矿,并成家立业。明峥姐弟4人或出生在藏北,或在藏北长大、读书,又都在西藏参加工作。虽然有3人先后与退休父母回到四川南充老家,但明峥不愿意离开。

  在藏北生活了30多年的明峥甚至给自己起了个“明玛卓玛”的藏族名字,还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藏语。当我问其不愿意离开的原因,她一语道破:“人活着是为了一种精气神,而我的精气神就在那曲!”

  这是唐召明(左)与时任那曲地区发改委主任杨东升(右)在杨东升家中相聚时,合影留念(杨东升家人2014年12月27日摄)

  在藏北高原大地,藏汉民族一家亲的故事比比皆是。2014年12月28日,我与20多年前的藏族朋友、时任那曲地区发改委主任杨东升(后任那曲市副市长)在那曲镇相遇。晚上,他特意请我去他家做客。

  杨东升是那曲藏族人,为什么起了个汉族名字呢?我过去一直很纳闷。追问下,他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50多年前,杨东升的阿爸在陕西咸阳西藏民族学院教书、成家。后来,他阿妈在生他大姐时遇到难产,母婴两条命危在旦夕。在医院里,陷入只能保一条命的危境……

  此时,一位在家休息的杨姓医生听说后,主动深夜赶来解难,并使她大姐顺利降生,母婴得以平安。他阿爸很是感动,当即承诺:以后他阿妈所生子女全部改为杨姓,以谢杨医生的救命之恩,让世代永记藏汉民族团结之情……

  30多年来,我每次看到日渐繁荣和高楼林立的那曲镇,总会充满自豪感,并为之骄傲不已!

  记得2010年,我登上了有很多台阶的那曲火车站准备乘火车回北京,而车站脚下就是总投资达14.54亿元的世界海拔最高、西藏最大的物流中心。


这是2009年8月竣工的青藏铁路那曲物流中心(唐召明2012年8月8日摄)

  青藏铁路那曲物流中心占地面积达8000亩,相当于二十多个北京“鸟巢”的面积。这个巨大的物流中心于2007年9月28日开工建设,分为散堆装物流区、综合物流区和生产加工区等,具备产品加工、储存、贸易、配送等现代化物流功能。

  在那曲物流中心园区内,蓝顶白墙的六座大型仓储中心气势宏大,散装区巨大的龙门吊正在装卸一车车从内地而来的各种物资,一派繁忙景象。

  据介绍,当时青藏铁路那曲物流中心已与28家企业达成入驻意向,意向资金共计12亿元,涉及物流企业18家、工业企业10家,包括牛羊屠宰、制革、食品加工、虫草加工、制酒、物流业等。

  青藏铁路的开通,促进了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推动牧民走出牧场走向市场。

  人类文明的每次飞跃,都与工具紧密相连。在海拔4513米的那曲车站候车,我禁不住思绪万千。

  1954年10月11日青藏公路修到那曲,结束了那曲无公路的历史。而此时的那曲镇只是一座围绕孝登寺形成的自然村落,几十间土坯房和零零散散的帐篷分布在寺院周围,人口不足千人,城区面积不足0.5平方公里,没有任何一座具有现代意义的建筑物。


这是1956年10月21日新闻报道“黑河在建设中”的《西藏日报》(唐召明翻拍图片)

  然而仅过两年,据《西藏日报》(1956年10月21日)“黑河在建设中”的新闻报道:“在城东的一块草地上,现在已经盖起了一排排房屋……那就是草原上的第一座工厂——硼砂厂的厂房。在它的近旁,还有许多刚架好的屋架,这就是贸易公司、人民银行、新华书店、邮电局等新址……”

  经过60多年的发展,那曲镇基础设施建设已取得长足进步,城镇人口不断增长,市容市貌日新月异,城镇建设规模现已达到10.3平方公里。


这是拉萨开往北京的T28次京藏列车到达藏北首府的那曲车站(唐召明2012年8月12日摄)

  2006年7月1日,火车开进那曲,使这个交通重镇更是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

  以前,青藏公路修通时,人们说的最多的是内地的大米、面粉来了;而今,青藏铁路开通后,人们谈论更多的是要去北京、上??匆豢?。

  若干年前,提起到西藏旅游,在渴望和向往之后,人们最担心的两件事就是“高”和“远”。因为进藏只有通过航空和公路两种运输方式。航空运输运力有限且价格昂贵,走公路又十分漫长且艰辛,因此旅游界有“出国容易进藏难”之说。

  青藏铁路的开通运营不仅改变着那曲人发展经济的思路,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青藏铁路正激发出那曲大地新的活力。我有理由相信,那曲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中国西藏网 文、图/唐召明)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