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中国西藏网 > 援藏

藏族运动员首获冬奥资格的背后:两大援藏体育人才培养项目瞄准未来三届奥运会

发布时间:2022-01-28 14:19:00来源: 环球网

  1月24日,藏族女子单板滑雪运动员拥青拉姆顺利拿到了北京冬奥会入场券,成为历史上首位获得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参赛资格的藏族运动员。此后一天,越野滑雪运动员次仁占堆也如愿拿到了北京冬奥会入场券,成为历史上第二位获得参加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资格的西藏籍运动员。颇具传奇色彩的是,这两位首次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此前分别专攻足球和长跑项目,接触雪上运动也不过五年左右的时间,传奇的背后则是两项面向奥运的西藏体育人才培养计划。在谈到藏族运动员所取得的这些历史性突破时,多位西藏自治区体育界人士均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几年,在国家战略项目以及援藏政策的支持下,西藏的冰雪运动迅速发展,培养出一批优秀的年轻运动员。藏族运动员耐高寒、能吃苦、与冰雪有自然的亲近感,所以有冰雪运动的潜力。未来,西藏也将依托这些成绩和自然条件优势,大力发展冰雪运动产业。

  
越野滑雪运动员次仁占堆

  转型五年便创造历史

  西藏自治区体育局竞技体育处处长陈红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两位运动员此前均为西藏体校的学生,二人都是在2017年年底开始启动的国家选拔计划中被选中的运动员,并于2018年进入国家集训队进行滑雪项目的集训。这一次两位运动员能代表中国,代表西藏参加本土冬奥会可以说是西藏冰雪运动项目上一个历史性突破。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首位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的藏族运动员拥青拉姆,出生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左贡县旺达镇普绒村,今年年仅17岁。在刚接触体育时,拥青拉姆曾是西藏自治区体育运动技术学校的一名足球运动员,随后通过跨界跨项选材成为一名单板滑雪运动员,并于2018年8月经过层层选拔后入选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虽然从事滑雪运动时间不长,但拥青拉姆的战绩突出,她曾获得阿根廷全国青少年比赛障碍追逐亚军、季军,法国FIS积分赛障碍追逐第七名等成绩。在2022年1月9日举行的2021/2022国际雪联单板滑雪障碍追逐世界杯俄罗斯站中,拥青拉姆获得并列第17名的成绩,创造了中国选手在该项目世界杯上的历史最好成绩。

  而另一位获得本届冬奥会参赛资格的藏族运动员次仁占堆,其成长经历与拥青拉姆颇为相似。今年年仅18岁的次仁占堆出生在西藏那曲市比如县夏曲镇茶迁村的一个普通农牧民家庭。在从事冰雪运动之前,次仁占堆原本是业余体校中的一位长跑运动员,还曾因脚伤险些结束运动生涯。2017年,实现转型的次仁占堆入选了滑雪登山西藏集训队,独特的高原耐受力让他在一场场训练中展现出在滑雪项目上的过人天赋,他也因此在滑雪队里进步神速。2018年8月,次仁占堆入选国家越野滑雪跨界跨项计划,并在当年获得2018亚洲滑雪登上锦标赛暨2020洛桑青冬奥会选拔赛中获得个人短距离赛冠军、个人长距离赛亚军、总积分第三名。此后的几年里,次仁占堆几乎每年都能在各种大赛中获得不错的名次,凭借优异的成绩和稳定的发挥,仁占堆来经过层层选拔于2020年6月入选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

  有着辉煌的历史的西藏登山队,目前负责整个西藏自治区冰雪运动的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登山队队长扎西次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西藏滑雪队有24名15岁至21岁的运动员。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像拥青拉姆和次仁占堆一样,来自农村牧区。他们原先多是西藏体校的学生,在经过选拔后开始从事冬奥运动项目。对于西藏自治区的滑雪运动员来说,参加北京冬奥会只是一个开始,更多年轻选手的目标是参加2024年韩国江原道冬青奥会和2026年意大利米兰科尔蒂纳冬奥会,他们有着更远大的前景和未来。

  两大援藏体育项目布局未来

  随着以拥青拉姆和次仁占堆为代表的西藏杰出年轻运动员的崭露头角,更多有潜力的西藏孩子也将有机会投身冰雪运动,为国争光。这当中 “大心脏计划”和 “苗圃计划”将扮演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据了解,“大心脏计划”是国家体育总局瞄准2024年巴黎奥运会、2026年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冬奥会和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结合西藏、青海、新疆等西部高原地区运动员耐力优势而制定的人才选拔计划,通过选拔具有有氧运动天赋、优良意志品质的青少年为耐力项目进行训练,提升其竞技水平,为我国参加奥运会、冬奥会等国际大赛培养和储备人才。

  西藏“大心脏计划“选拔现场

  在采访中,陈红华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了这一计划的实施流程: 去年10月份西藏自治区体育局成立专班,分成两个小组深入到西藏的7个地市去进行人才选拔。

  接受体育测试的学生大约5000人,最终有150名学生脱颖而出,进入西藏林芝高原训练基地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集训活动,活动结束之后,再对这150名学生进行身体检查和各方面的筛选。最后确定一个120多人的训练团。在这个过程中,西藏自治区体育局会派遣经验丰富的教练员团队和保障团队全程跟随?!按幽壳袄纯?,学生们都比较适应训练营里的生活。最终选拔上来的孩子,将在今年2月底接受国家体育总局的新一轮筛选,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学生进入到国家的‘大心脏计划’梯队里去?!?/p>

  除了国家体育总局层面的“大心脏计划”,另一项名为“苗圃计划”的运动员培养项目,也为年轻的西藏运动员拓宽了成才之路。据了解,“苗圃计划”始于2017年,由17个援藏省市开展培养体育运动后备人才的援藏项目。除了冰雪项目外,广东、浙江、江苏等地还在田径、球类项目上对西藏给予支援。入选“苗圃计划”的运动员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会送往内地生活和训练,西藏自治区体育局会拨付专项经费给“苗圃计划”学员的家庭作为鼓励,保障每一个“苗圃计划”运动员能够得到最好的训练条件,并为他们解决好两地就学等各项问题。

  陈红华介绍称,根据“苗圃计划”,今年会有来自日喀则等地区的23位学员前往吉林开展冰雪项目的训练,同时还有12位学员将会去往黑龙江。这些学员基本处于12~15岁的年纪,可塑性较强,一般需要经过大概两个周期(8年)的训练才能够出成绩?!拔鞑卮饲八溆胁渭影略讼钅康脑硕?,但西藏的冰雪运动启动的比较晚。2018年我们才开始开展越野滑雪等冬奥项目。西藏的冰雪运动目前人才储备还不多,这些孩子属于我们的储备力量。我相信,通过‘苗圃计划和‘大心脏计划’,下一步我们的冰雪运动人才会越来越多?!?陈红华称。

  在扎西次仁看来,这些经过层层筛选,优中选优的佼佼者未来都有望进入中国国家队和西藏地区队。扎西次仁称,“通过这些有天赋的学生,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西藏的孩子们的身心健康都非常好,这得益于经济的发展和生活的提升。到目前为止,我们确实在这些训练营中找到了非常多有潜力的孩子,希望他们以后可以为西藏、为国家争光?!?/p>

  西藏开展冰雪运动的独特优势

  虽然西藏地区开展冰雪运动时间较晚,但雪域高原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也为当地发展冰雪运动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陈红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迄今为止,西藏地区仍然没有一座正规的滑雪场,冰雪运动在民众中的普及率也不高,高水平教练员和保障团队的缺乏也在影响当地专业冰雪项目的发展。但即便如此,冰雪运动在西藏也能够获得快速发展,而这与西藏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相关。陈红华称,对于越野滑雪等一些耐力型的冰雪项目,无论从训练的硬件还是从运动员的身体素质上,西藏地区都更具优势。

  已经十余次登顶珠峰的扎西次仁也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西藏有许多非常好的天然滑雪登山场地,这为冰雪运动的开展提供了天然的硬件。此外,扎西次仁还认为,自幼生活在高寒山区的藏族同胞,天生就有亲近雪的生活习惯。 “他们的抗寒、抗缺氧能力更强,肺活量也更强。他们的性格内向而纯真,从内心深处就热爱滑雪?!?/p>

  在2021年7月于东京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38次全会上,表决通过了滑雪登山运动成为2026年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根据全会的决定,该项目将在2026年冬奥会上产生5块金牌,其中包括男子、女子个人短距离赛和越野赛,以及混合接力赛,与2020年洛桑冬青奥会设项相同。扎西次仁相信这对西藏运动员来说是一个优势。在2020年洛桑冬青奥会上,来自中国西藏的选手索朗曲珍就获得了女子短距离和越野赛两个第四名。扎西次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西藏地区几位有潜力的尖子选手正加紧备战,争取在未来为祖国创造新的辉煌纪录。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