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不应对楼继伟清华发言过度引申|中国| 官员

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2020-03-01

环球时报:不应对楼继伟清华发言过度引申|中国| 官员

中华海外联谊会副秘书长徐贵相说,中国奉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也是一个法治国家,正常的宗教活动要符合中国的法律法规,反对宗教极端思想与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并行不悖,一些关于“中国侵犯人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指控,与事实不符。

环球时报:不应对楼继伟清华发言过度引申|中国| 官员

原标题:社评:不应对清华发言过度引申财政部长楼继伟4月24日参加清华经管学院的一个论坛时讲了一番话,在互联网上激起轩然大波,直到现在未能平息。

我们认为有必要就此谈一些看法。楼继伟发言的基本内容是,如果中国下大力气进行结构改革和调整,中期增长有可能达到%-7%。同时中国面临着另一种前景,即今后的五年十年,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非常大,我甚至觉得是五五开。

他总结道,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确定下来的决定性任务,如果到2020年我们按时完成了,我认为是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

楼继伟似乎表达了一些可被一些人理解成悲观的看法,但他的核心意思更像是想强调改革的重要性,让听他发言的人支持三中、四中全会确定的改革目标。

中国该如何改革,楼继伟提了5个方面,其中一个中心意思是要抑制工业化过程中人员成本的过快增长。

比如他提出不要总有战争思维,可以增加粮食进口,解放更多农民生产力。

他还对《劳动合同法》的超前而带来的负面效果提出异议。

这些也引起了巨大争议。

楼继伟的这些谈话较官方正式观点似乎比较放得开,个人色彩较浓。

问题首先涉及,他有着很难淡化的身份,他个人想法和官方想法之间的区别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模糊的。

这种情况下,他作为清华校友和该校兼职教授,是否还可以在该校的特定范围内说一些这样的话,做些有学术意义的讨论呢?中国官员总体上都很低调、谨慎,公众对一些官员的照本宣科通常不喜欢。

但实际上,舆论对官员张开嘴巴也相当不适应,这些日子很多楼继伟讲话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不是就经济谈经济,而像是把这件事政论化了。

平等对话和讨论对于形成改革共识有重要意义。

如果官员也能参与围绕中国经济的学术讨论,显然会提高这种讨论的质量。

但现实总有很多复杂性,官员谈话很容易引起比普通学者谈话多得多的联想和引申。

不仅仅中国这样,在西方官员们说话也会受到有形和无形的限制,只是各国的程度不同罢了。

中国的这种实际限制看来比我们通常认为的大得多。

我们过去往往只注意官方的僵化,以现在的情形,很难说舆论场和官方哪一边的敏感更多。

总体上说,中国现在就重大问题深入讨论的环境很不成熟,争论的方向很容易从命题本身转移到说话者的身份背景以及目的用心上。

就这种局面发哀叹是没用的,需要有一些艰难的磨合对情况做出改变。

楼在清华的发言流传到网上不过一周时间,其对推动改革的利弊效果尚有待观察。

就今天这个时间点来说,也许不急于做结论,给事情留一些自我证明恰当与否的空间,是更合适的选择。

中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社会保持信心十分重要。

但什么是真正的信心,应当如何支持、维护它,也是值得探讨的。

只说经济好的方面,对问题尽可能淡化、回避,这样做在互联网时代能不能有好结果,目前的支持性论据并不多。

改革开放时代需要有大量措施出台,但解放思想、让社会保持正当争论的活跃度至关重要。

如果一个人的出发点是建设性的,对国家有宪法意义上的忠诚,他表达观点时本不应有太多忌讳,社会也应给他阐述个人看法的空间。

当然职位越高,受的限制难免自然增多,但对大多数官员来说,这样的空间至少不应是零。

理想归理想,现实难免很不规整,经常暗流涌动。

但社会的主张还是应当朝向更加理想的方向,而不应下力气在非理想的方向构筑据点,与一些改革开放的基础性铺垫发生冲突。